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剑文摘

文摘、杂谈、时评等尽在博客中......有空常来坐坐!

 
 
 

日志

 
 
关于我

《老剑文摘》摘录的博文文摘的言论、立场,皆不代表《老剑文摘》编辑部和博主老剑的意愿、立场。 老剑——粤籍农民进城务工人员。 善意推荐——深圳市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 QQ:791451488 宗旨:丰富工友业余生活,增强法律自我保护意识,培养友爱互助精神 电话:0755-28650211(时间:上午10:00至下午6:00)

网易考拉推荐

王学堂博客: 香港的公务员为何不敢开后门?  

2012-09-05 17:39:42|  分类: 一言堂--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学堂博客:香港的公务员为何不敢开后门?

2012-09-04 18:39:26



身为一名公职人员,尽管只是最普通的一名低级职员,相信也有微小的权力,所谓股级的腐败由此产生。

但因为个人性格比较耿直,特别是对一些不正之风往往深恶痛绝。于是直到今天,从来没有给自己的家人和亲戚办成任何事,如今63多岁的老父亲仍然在家中务农为生,惟一的妹妹也是种植蔬菜大棚为谋生手段。

不但不能帮忙,因为从事一份与法律相关的工作,反而得罪了许多人,用家里人的话来说,是把人都差不多给得罪完了!

其实,我绝对不是人食人间烟火的人,也知道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潜规则。但或许是因为学习法律而且从事法律工作的原因,总是胆小怕事,毕竟这份工作尽管收入水平不高,40多岁的人了,想找份工作也不是容易的事儿!

许多人认为,只要大节守得住,在小的方面能帮助别人就帮助,利用工作之便给朋友帮点忙,不算什么问题。

真的是这样么?

最近香港有一则案件引起了我的关注。

香港康文署一名文书助理,通过阻止其他市民预订篮球场,再放出来给自己朋友成功预订,被判20项不诚实取用电脑罪,每项判罚500元。

康文署大约相当于大陆的体育运动局吧?

按照香港的规定程序,市民可以亲身或通过过电话、网络租用体育馆设施,但最早只能在30日前的早上7点开始预约,而如果场地有维修的需要,康文署的职员可以透过电脑系统申请封场。

40多岁的被告人卓益强身为康文署的职员,以他的职级,并没有权限自行申请场地维修,维修场地的申请需向上级请示,但他很好利用了职权之便,耍个小手段帮朋友预订运动场地。

在前一天早上的6点55分,也就是场地开放租用预约前的5分钟,将篮球场申请场地维修,然后再在7点16分时接触申请,即时由一名叫游浩生的市民成功租用。

游浩生是卓益强的朋友。

调查后发现,被告卓益强从2009年11月3日到2010年4月20日,都用康文署的电脑系统,以相似的手段犯案,涉及10个晚上,9点到11点的时段,最后全部租给了游浩生。

相信熟悉大陆情况的人都知道,这算多大点事啊?顶多是靠山吃山的顺手行为罢了!

这就叫有能量,这叫做吃得开!租个场地给朋友真的不算什么!

不成想,香港廉政公署最初以受贿、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的指控调查被告,但最后以20项不诚实取用电脑罪起诉被告,最终被判以20项控罪每项判罚500元。

香港的法治让人感慨万端!

在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之前,香港的贪腐问题是十分严重的。上世纪50年代随着香港经济的快速崛起,人口迅速膨胀,社会的基本公共服务与需求之间产生了严重倒挂,这为权力的寻租、贪腐留下了空间。在《零容忍:香港廉政公署40年肃贪记录》(何亮亮著,华文出版社)一书中对那段时期贪腐问题有着清晰的描绘:救护人员送病人就医前要索取“茶钱”,消防队员开水喉(自来水管)灭火要收“开喉费”,医院病人也要“打赏”给打扫的清洁妇,才能取得开水和便盆,所以当时市民只要使用公共资源,就必须要贿赂。贿赂,已经成为基本生活必须支付的成本。“走后门”成为老百姓享受公共服务的不得已的选择。

但40年后,据世界腐败问题研究的权威组织“透明国际”发布的报告,目前在世界180个国家和地区中,香港的清廉指数排名世界第12位,在亚洲仅次于新加坡。

香港廉政公署成为了国人羡慕的制度设计!

“在民间进行反贪污,不是高调的事,而是生活的一部分,亦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是最高的境界。”曾任香港政务司司长许仕仁在34年前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34年前的许仕仁被借调赫赫有名的廉政公署(ICAC),担任社会关系处助理处长,并为反贪电视剧《ICAC》当监制。其后他在官场、商场辗转腾挪,直至官升政务司司长之高位!

不过,他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老人家有朝一日也会荣登反贪电视成为主角。当然,这次他一改昔日的正面执法者形象而成为落马者,他也刷新了反贪宣传片的落马官员纪录。

34年后的2012年3月29日清晨,64岁的许仕仁在香港铜锣湾礼顿山豪宅中被廉署工作人员从睡梦中请回总部“喝咖啡”。与他一起被拘捕的还有香港第二大富豪,地产大王香港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联兄弟。据廉署消息指,这宗刑事案涉及严重的“官商勾结”。自去年开始,香港“官商勾结”的事情披露得越来越多。

香港有评论称,廉政公署这次采取这么大的行动,表明它在整个香港社会里面,还是起到比较重要的中流砥柱作用,以唤起市民对香港制度的信心。

民众从中看到了反贪的效果自然欢呼雀跃。不过,一个反贪机构的早期参与者被自己服务的机构反贪,一个在公众面前光鲜的名人形象突然间坍塌,怎么都给人造化弄人的感觉。这也给我们提示,从事法律工作的人绝非对法律具有天然免疫力。

据说,在廉署有一个反贪的指导原则,那就是对腐败的“零容忍”。即反贪的关键不是“严惩重判”,而是要做到“逢贪必被抓”,真正做到监管无盲区。

廉政公署曾发布过一个公益广告:“挣钱并不是错,错的是你怎样挣钱,公平不代表每个人都赚一百元,公平是说你有赚一百元的能力,就能赚一百元;你有二十元的能力,就能赚二十元,这就是公平。可能你今日挣的钱比我多,但若我的才华比你多,终有一天我挣的钱会比你多。”为了让“公平”深入到每一个市民特别是官员的血液中,廉政公署做了不懈努力,除了进行各种普法宣传让市民“不想贪”,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审核政府部门的法律文件、工作程序等堵塞贪污漏洞,使相关人员“不能贪”;全力肃贪,让腐败分子逢贪必被抓而“不敢贪”。

难怪在香港连个职员“开后门”都要吃官司了!

王学堂博客链接:http://blog.ifeng.com/article/1978635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